蒙文  
 
 
呼吉尔特村:“一户一块田” 小块变大田
日期: 2018-11-09 08:51 来源: 《鄂尔多斯日报》 作者: 孟瑞林 郝生荣 【字体: 】 【颜色:黑色 红色 灰色】 【打印页面】 【关闭页面
 
 

  为了适应农业机械化、规模化和集约化经营的需要,乌审旗图克镇呼吉尔特村探索实行“一户一块田”,破解承包土地“零碎化”瓶颈,实现土地扩增、农业增效、农民增收等多种叠加效应。

  时下,走在呼吉尔特村四社的田间地头,只见一台台大型机械在大小不等的田块里来回穿梭,三五成群的农民在地边指手画脚、激烈讨论,呈现出一幅红火、忙碌的景象。

  与之相邻的三社农田却是另一番场景,这里的农田不见弯弯曲曲的田间小路,没有错综复杂的小排水沟渠,几乎每块农田都是十几亩甚至几十亩见方,秋收过的玉米茬整齐划一,牛羊在其间悠闲自在地吃草。

  “这个灵感,源于我们的樊书记;这个结果,得益于一场名为‘一户一块田’的变革。”呼吉尔特村党支部书记张拴成介绍,一户一块田,就是在农民自愿的基础上,把农民手中零散的土地都拿出来,通过丈量和整合,进行重新分配,每户村民都得到一整块大田,从一定意义上讲,是一种土地互换。

  张拴成口中所说的樊书记,是图克镇呼吉尔特村、大牛地村和沙日嘎毛日村三村联合党总支书记樊兵。

  过去,由于三村土质存在差别、地势高低不平、距离村庄有远有近等因素,一个村社的耕地普遍存在地类差异。“从家庭联产承包到二轮承包,都是按照国家规定把土地划分成一二三等,按一定比例折合成总面积,平均分给农户,这直接导致每家每户都有好多小块土地,而且分布在村里的不同区域。”樊兵介绍。

  樊兵说:“日久年长,零碎地不仅给土地确权工作累积了麻烦,而且已经不再适应现代农业需要。去年冬天,土地确权换证进入关键时期,我们在村民代表大会上提出,把每家每户的小块田整合在一起,通过把小田整合成大田进行确权。”

  这个想法,被一些村民接受了。王宝娃是呼吉尔特村三社的村民代表,也是一位老社长,更是“一户一块田”最早的发起人之一。

  “会后,我和社长高树祥、李贵生、王杜英等几个人说起这个事,大家都觉得挺好,于是我们就干了。”王宝娃说。如今,“一户一块田”在三社已实施整整一年了,期间在镇、村的大力支持下,虽经历了一些波折,但好处远远超过了当初大家所想。

  “耕种收割的时候最头疼,村里很多人都要雇人,花的钱多不说,还得好烟好酒好茶饭伺候上,耕种收割加起来得半个月。”高树祥说,“现在每家每户的地都集中在一起,农机手几个小时就能完成。”

  “一户一块田”不仅带来劳动强度和劳动时间的减少,更带来了粮食增产。王宝娃说,“大拖拉机能在地里掉转头了,进行深耕翻作业,土地平整后又上了滴灌,浇水施肥都均匀了,和去年对比户均亩产增收20%。”

 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“一户一块田”改革实施后,社里的土地增加了。

  呼吉尔特村三社原来560亩地,现在变成了610亩,增加了整整50多亩。“小地块之间的田埂、垄沟得到整平,水渠和小路得到复垦,我们初步测算,有效土地面积增加了10%左右。”张拴成说。

  通过重新整合土地,促进了劳动力转移,释放了更多劳动力从事养殖和二三产业,拓宽了农民增收渠道。

  “截至目前,呼吉尔特村12个农牧业社中有4个社在推进中,初步计划整合土地3164亩,总投资123万元,将按照村集体投资占40%,水利滴灌设施占30%,社员筹劳筹资占30%。”张拴成说,但都要坚持“五个不变”原则,即现行家庭承包经营制度不变;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性质不变;以社为单位互换范围不变;土地确权到户面积和二轮土地承包人口基数不变;土地发展现代农业用途不变。这些原则的制定,打消了很多村民的顾虑。

  “一户一块田,具体的改革措施主要靠政府引导和农民自身摸索,制度建立需要一个过程,我们要谨慎对待这项工作。”樊兵坦承,下一步,他们要针对已经推行的村社,村集体经济拿出一部分收入,配套建设滴灌系统和道路畅通工程,以此推动土地整合,助力农业现代化,帮助农民增收致富。

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转摘声明: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
关于我们 | 网站声明 | 信息保障 | 网站建议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主办: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 承办:鄂尔多斯市政务服务中心  网站标识码:1506000004
中文域名: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.政务 蒙ICP17002409号-2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477-8581113(工作时间)  邮箱:ordosxxbs@163.com
建议使用:1024×768分辩率 真彩32位浏览   

蒙公网安备 15060302000173号